别红颜

氤氲的空气在蔓延,书写着我对你的思念。结发是你的诺言,手中的笔锋载不动你的倾世容颜。芊芊细水,怅怅忧伤,断桥边,烟雨绸缪。我打着伞走在鹊桥间,红着脸将伞为你打开。你握住我的手,轻声说了声谢谢,我装做听不见。青梅时节雨潇湘,谁驾竹马与我笑?又一年,你驾白马剑锋凉,我在小楼望你颜,你扬眸子对我笑。夜辰勾勒星风扇,任风吹动我罗衫,我望你,在小楼。你驻白马,醉我红颜。你说你要娶我,待你得胜归来。你要借我几根青丝,还我一世幸福。我记得你的誓言,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愿等你三生,近花外楼,也愿与你拟轻舟。我愿倾尽所有缘,等你归来。

        初到寒江处,共赏寒江雪。寒江应犹在,归人寻何处。

编辑荐:如若流年轻浅,愿得半亩花田,播种几许清欢,然后静坐波光潋滟的水岸,嗅着微风中夹杂的花香,陪你把今生所有的情话说完。

三月江南     风华满城

那一幕“洞房花烛”,喜乐迭起,红烛萤萤,醉意朦胧,程蝶衣和袁四爷合做了一场痴梦,美的畸形,美的凄楚。
      
       他为你绘上脸谱,描上眉目,勾出举世霸王的傲岸风采,即便不是为你,那眸间也是娇媚温柔。你拟他做如花美眷,愿他为你的红尘知己。他却情不在此,心有所系,只能说是你到迟了,迟在那小石头之后,迟在一声声“师哥”之后,迟在一出出《霸王别姬》之后。过了今夜,你便不再是那楚霸王。纵然是你做懂他,“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最懂得欣赏他的美“男子阳污,女子淫秽”。你不过和他一样,痴心妄想。谁让他只为那假霸王一人肝肠俱断,谁让他是真虞姬,从一而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谁拿流年乱了浮生,谁又借浮生乱了红尘。此生若能同白首,谁又愿颠沛流离。风雪不知离人泪,风雪不怜相思残,欲问风雪君何处,未语泪已湿衣衫。朱颜易改,相思难断。往昔娇柔姿容如今已如昨日繁花,往昔舞曲言欢如今只是南柯一梦。抽刀断水水自流,轻梳相思思更愁。举杯问明月,是你不知情悠长,还是我不懂相思苦。

别红颜。初到寒江处,共赏寒江雪。寒江应犹在,归人寻何处。

弱水三千     琴歌剑舞

       
       法庭上袁四爷极力为蝶衣辩白,为《牡丹亭》辩白。和蝶衣一样,对人痴,对戏痴,却因着蝶衣对段小楼痴心,愤然离去,若有后事,他一定也是心死神伤的那个,要不然也不会在行刑前迈起他的霸王步。

       
雪在风中轻舞,它的姿态的如此的轻盈,妩媚。远方的归人,你是否忘记了归期,还是在风雪中迷失了路。我望着被雪堆压的柴门,为何久久无人把它推开。我在风雪中翩翩起舞,就像你我同在一般。雪花落在了我的掌心,就像你对我的缱绻柔情。我回眸的瞬间,瞥见你在柴门外对我笑,我如风一般的轻快的划过去,想深深地依偎在你的怀里,恍惚间,原来只是自己的幻境。我愿沉睡在这落雪中,让皑皑落雪将我掩埋,让溶溶雪水将我葬送,只愿今生相思之痛不会延续到来生你我的红尘中。我念你无关风月,但为什么总把对你的思念寄托于风月;我念你无关流年,但为什么总把对你的期盼寄托于流年。我想留住一朝一夕美好的过往,最后这些美好却伤得我遍体鳞伤。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你不知道你到底有多难忘,你不知道没你的白天黑夜到底有多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轻歌妙舞花树下,君夕何夕何处是天涯。

谁拿流年乱了浮生,谁又借浮生乱了红尘。此生若能同白首,谁又愿颠沛流离。风雪不知离人泪,风雪不怜相思残,欲问风雪君何处,未语泪已湿衣衫。朱颜易改,相思难断。往昔娇柔姿容如今已如昨日繁花,往昔舞曲言欢如今只是南柯一梦。抽刀断水水自流,轻梳相思思更愁。举杯问明月,是你不知情悠长,还是我不懂相思苦。

终是你回眸的一笑

      
       蝶衣不是付错了情,托错了心。只因他是戏文唱本里不可扭转的劫。他无非是想做在世虞姬。而那段小楼却是假霸王,活生生的俗实中人,蝶衣却是“不疯魔不成活”的痴人,入戏太深,怎得自拔。一个与世界格格不入,一个秉着人性的根本。一个犯傻般的执意朝往天南,一个贪欢俗世行往地北,这样两个人注定渐行渐远。

       
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华庭笙歌,倾眸自绵绵。莫怨西风消瘦,谁怜黄花消残。相见欢,相思易结不易剪。别易难,转身离去不相见。纵有风情千万种,谁解其中愁和怨,不过是红尘中一剪痴念。

雪在风中轻舞,它的姿态的如此的轻盈,妩媚。远方的归人,你是否忘记了归期,还是在风雪中迷失了路。我望着被雪堆压的柴门,为何久久无人把它推开。我在风雪中翩翩起舞,就像你我同在一般。雪花落在了我的掌心,就像你对我的缱绻柔情。我回眸的瞬间,瞥见你在柴门外对我笑,我如风一般的轻快的划过去,想深深地依偎在你的怀里,恍惚间,原来只是自己的幻境。我愿沉睡在这落雪中,让皑皑落雪将我掩埋,让溶溶雪水将我葬送,只愿今生相思之痛不会延续到来生你我的红尘中。我念你无关风月,但为什么总把对你的思念寄托于风月;我念你无关流年,但为什么总把对你的期盼寄托于流年。我想留住一朝一夕美好的过往,最后这些美好却伤得我遍体鳞伤。你不知道你有多好,你不知道你到底有多难忘,你不知道没你的白天黑夜到底有多长。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轻歌妙舞花树下,君夕何夕何处是天涯。

着魔了年少的我

      
       程蝶衣的世界很小,不管时代怎么变化,他也只是枕于戏里,或者痴恋他的师哥,凡尘俗世尽沾不到他身,只是后来,时代离他而去,师哥离他而去,连京剧也离他而去。
      
       什么家愁国恨,都不如唱给知己者来得情真意切,他说那日本是是懂戏的。但撇开这一切,蝶衣到底是为了段小楼,掏情尽意,无谓国恨,不计骂名,连生死都不曾考虑。但到最后换来的不过是一口唾沫,硬生生的扎在脸上,镶在心里。

       
书香做酒,洒尽红尘情缘;红笺寄语,遥递辗转痴念。我飘零在风雨之中,只愿做一叶扁舟,不知君在何处,只愿一朝可以把君载到彼岸。我穿梭在南北之间,只愿做一只青鸟,不知君在何处,只愿一朝可以把锦书寄到君枕边。我游历在华都之畔,只愿做一把纸伞,不知君在何处,只愿一朝可以为君遮蔽尘缘。我于世间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与君一次擦肩;我愿用三生的烟火,换君一世迷离和慰安。

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华庭笙歌,倾眸自绵绵。莫怨西风消瘦,谁怜黄花消残。相见欢,相思易结不易剪。别易难,转身离去不相见。纵有风情千万种,谁解其中愁和怨,不过是红尘中一剪痴念。

以及那数不尽的五陵少年

       
 
       红尘中定有万丈深渊等你跌落,若是人生真如戏里唱的那般重情重义,死生与共,也不会有最严重的背叛。那段小楼不再是当年为小豆字扛起一片天的小石头,不再是戏台上“力拔山兮”的楚霸王,连曾经那个为菊仙强出头的男人都不是了。他在众人面前,哭哭啼啼的控诉蝶衣的所谓罪状,背信弃义,贪生怕死。蝶衣的整个人终于崩溃瓦解,近乎失控的辱骂段小楼和菊仙,其实菊仙是怜悯同情蝶衣的,可是最后她竟成了蝶衣同情的对象。段小楼不念菊仙冒死救他,不念结发之情,懦弱的重复“我不爱她,我不爱她”。蝶衣和菊仙同时遭到了一个男人最无能的背叛。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泪湿青袖,一帘残梦缠绵夜,竹阁小楼,潇潇夜幕几多愁。如若浮生纷乱,愿沉于红尘间,把清泪融入墨,一轮明月相伴
,一生只为君把相思写老。如若流年轻浅,愿得半亩花田,播种几许清欢,然后静坐波光潋滟的水岸,嗅着微风中夹杂的花香,陪你把今生所有的情话说完。

书香做酒,洒尽红尘情缘;红笺寄语,遥递辗转痴念。我飘零在风雨之中,只愿做一叶扁舟,不知君在何处,只愿一朝可以把君载到彼岸。我穿梭在南北之间,只愿做一只青鸟,不知君在何处,只愿一朝可以把锦书寄到君枕边。我游历在华都之畔,只愿做一把纸伞,不知君在何处,只愿一朝可以为君遮蔽尘缘。我于世间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与君一次擦肩;我愿用三生的烟火,换君一世迷离和慰安。

平凡如我,无法让你驻足片刻

       
       最后蝶衣终于挥了真剑,“自个儿成全了自个儿”,也许唯有自杀的人了无遗憾,因为临死前心境澄明,不悲不喜,给自己了结局。

        闻风雪,柴门之外,可有我归来的人,这一夜又在等谁的出现……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泪湿青袖,一帘残梦缠绵夜,竹阁小楼,潇潇夜幕几多愁。如若浮生纷乱,愿沉于红尘间,把清泪融入墨,一轮明月相伴
,一生只为君把相思写老。如若流年轻浅,愿得半亩花田,播种几许清欢,然后静坐波光潋滟的水岸,嗅着微风中夹杂的花香,陪你把今生所有的情话说完。

多少公子侠士  文人墨客

 

图片 1

闻风雪,柴门之外,可有我归来的人,这一夜又在等谁的出现……

年少的你  如众星捧月

图片 2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那年秋天   秋叶落了满城

图片 3

我告别江南和父母

临别时  只有一袭青衣

远远凝望着我   不言一语

三载归来 功成名就

夕阳渐浓  我布衣进城

还是那一袭青衣

在瑟瑟秋雨中站立

你回来了

你知道我今日归期?

不曾知道

那为何今日在此等我

只是每日黄昏时在等候

君可有良人

未有

愿与君结发  可有此幸

妾亦愿有此幸

城里灯火辉煌

酒楼名流云集

你为东  祝我功成名就

亦为我献舞一曲

你言   三载重逢

愿与我结良缘

我言   已得知己

来此   为与昔日红颜一别

何人为君妻

有女青衣  守望三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