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做正确的事,还是做愉快的事

旅游本来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可如果和一些志不同,道不合,话不投机的人一起同行实在是一件不愉快的事。

答案是既正确又愉快!具体讲讲起来有两条

有爱的能力的人不讲“理”

晚上老王跟我打电话,说起他今天看的一本书,其实书本内容他说完之后我都觉得挺熟悉的,毕竟这类书平时看的也不少,但是问题是,我看的再多,我依然是按照自己的老套路生活着。

心理学认为人做事情都是有动机的,但归根结底人类做的事情只有两类:愉快的事和正确的事。

当然是不想和“懒人”一同出游,什么时候都是我不高兴,太累了,太麻烦了😓。还有就是想法很多,但自己又只动嘴不动手的😡。

一、在正确的范围内做愉快的事

   
在爱情的关系里,有一个很多人穷其一生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爱情里从来就不讲“理”,家也不是讲“理”的地方,有爱的能力的人在爱情里是不讲“理”的。

有时候,人的惯性太大,以至于就算你读了再多的书,你也会在那个事件中犯下你以前犯下的错误,而把书中的理论抛之脑后。

   
所有人类做的事情都在这个范围内,不是愉快的事,就是正确的事,或是既正确又愉快的事。

在不触犯法律,不涉及道德的情况下,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少一些正确,多给爱人及家人留些愉快的空间,让他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想做的事情,舒服放松地做自己。

        爱情里要讲“爱”讲“情”,家里要讲“爱”讲“情”,难道“理”就不重要了吗?

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练习的不够多。

愉快的事受本我支配。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本我遵循快乐原则,核心是满足个人当前的需要,受潜意识里的本能驱动。儿童在超我还没有发展出来之前,做事情基本都是受本我支配。什么高兴做什么,什么愉快做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

人们要做正确的事,但正确的范围不能过于严格。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在大的正确的范围内,尽量允许人们做些愉快的事情。

        想搞清爱和理哪个更重要,我们还是要看看心理学上对人类动机的研究。
心理学认为人做事情都是有动机的,但归根结底人类做的事情只有两类:愉快的事和正确的事。

就好比说,“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没有意识到,我们的生活是能够选择的。没错,你无法选择你的出身,无法选择你的生活环境,但是你可以选择你的生活态度”这个理论,我想大部分人都很熟悉,但是大部分人都选择性的失忆或者失聪,忘记那些曾经知道的道理,依然按照最早的惯性我行我素。

正确的事受超我支配。弗洛伊德认为,儿童五岁左右,经由父母和社会的惩罚和奖励,逐渐发展出超我。超我是社会化的结果,合并了社会的价值观和标准,具体表现为是非对错等,我们常常会用“应该”来表达这些。这些标准、规则的存在是为了让人们在满足自己时不要伤害他人,人类社会得以有序发展。

二、用愉快的方法做正确的事

       
所有人类做的事情都在这个范围内,不是愉快的事,就是正确的事,或是既正确又愉快的事。

我们可以选择我们的生活态度,没错,但是我们经常懒惰的选择了我们最常用的那个生活态度。

《吸引力法则》的作者埃斯特·希克斯和杰瑞·希克斯夫妇,在他们的另一本书《情绪的惊人力量》中写道:

正如前面所讲,人们也不能光做愉快的事,有时还要做些正确的事,那么,是否人们在做正确的事情时也可以用愉快的方法来做呢?这样不就既愉快又正确了吗?

       
我们要尽量做既正确又愉快的事,重点在于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心态好,即使不愉快的事,也可以采用正确的方法处理,最终达到大家都可接受的范围,那么相对来说也是愉快的。

必威官网,比如说,在面对我们的另一半的时候,我们应该选择做正确的事,还是做愉快的事。

   
所有的规则条例、惩罚条文都无法改变人的内心,它们只能从外部作用于人类,迫使人类把自己想要的东西隐藏起来。可是有很多东西的力量实在是太大,是无法隐藏的,比如天性。所以,当被迫隐藏起来的东西积累到一定程度而寻求爆发的时候,就是灾难产生的时候。

这是自己做正确的事时,用愉快的方法而人们在要求他人做正确的事时,也是可以用愉快的方法,也就是照顾他人的感受。

没错,我们最初的初衷是做愉快的事,虽然后来经常变成做不愉快的事,因为我们想让对方做正确的事。

   
他们所说的规则、条例和条文就是人们创造出来约束人们本能的“正确的事”,被约束的就是“愉快的事”,人类需要这些约束。但人对这些约束的承受是有极限的,约束不是越严格就越好的。约束在人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时可以使人道德高尚、人品优秀;约束太过于严格和苛刻时,人就可能会出现心理或精神疾病了。

我们冠冕堂皇的想,我是为你好。

   
家是承载爱情的地方,成家是为了更加幸福,如果家里有太多的正确、标准,会让人不快乐、让人压抑。那些没有爱的能力的人,其中一个重要的体现就是凡事只讲道理、论对错,不关注别人是否愉快!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的确不容易感受到幸福。

然后让对方意识到自己被否定了,然后对方反弹,然后两个人闹不愉快。

好事成坏事。我们知道,但是仍然死性不改。为什么?

因为我们心中的那根准绳是,我应该做正确的事,应该让你知道你的错误。但是,更合理的选择是,我应该做愉快的事,不管对方对不对,我都应该以愉快的准则去处理问题,这样,说不定还真的能达到做正确的事的目的。

有时候,手段比目的还重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