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官网:思念幽幽醉月明——记中秋

掬一捧亭湖的水,纤纤

六月的风是一位画家

树荫遮蔽之地,别是一方洞天。于此坐入夏天。流火的七月,在日光之外,无力地燃烧。

夜色中,月色清明我想,在这个日子你一定会翩翩来临在中秋的这个夜晚你一定会在香甜月饼的气息里神色悠长,思念渐圆你说,思念的时候月光潺潺,月芽儿会被相思填满会成就圆满的爱情你说,你将月光的清辉酿成醇香的佳酿让文人墨客的深情和诗意饱蘸浓浓的思乡之情书写对月的痴迷月色圆润你翩然起舞裙衫彩带如晚霞般飘逸葱葱玉指抚动琴弦明快的曲调倾泄在月色迷离里玉兔洁白的身影在桂树花影下搅动缕缕乡愁桂花的幽香和流淌的曲调顺着月色荡漾荡漾在无涯的时光里古人何在?来者是谁?这幽长的思绪漫过历史的足迹吴刚,你伐树的声息剪不断慈母手中千柔百转的线线的一头挂着母亲沉甸甸的挂念线的另一头挂着儿女歉疚的亲情安知慈母将目光缝成了关切和想念织就成张张船票和车票牵引着归乡的儿女回到儿时的故乡风儿划过水面划过清冷的月光在涟涟水晕间倒映着你娇美的身影我听见在明净如水的月光里你抚琴秉烛赏花桂花的幽香穿过你远古的思念后羿可安好?把酒问青天嫦娥明月清风舞翩跹世人思念更悠长你听秋天的月光下织就一片虫鸣河灯里行舟的声息伴着隔江山寺的钟声飘荡在如水的月色我知道你要来了飞舞着飘逸的彩裙怀抱着洁白的玉兔在中秋月圆之夜在思念满满的人间你听时间在月光间煮酒星儿在夜色里低声歌唱我的心情激荡着对月思念你轻卷幽帘的身影月色凄婉,思念如勾,月华如练年年中秋时间如水般流淌着思念嫦娥你可安好玉兔可依旧可爱我的思念那么长家乡的父母为我串起无尽的爱恋他们用苍老的皱纹为我的儿时编织中华优美的传说如今深入骨髓的爱恋依旧仰望月色呼唤嫦娥玉兔依旧在圆润的月儿里找寻桂树的身影美丽的传说深深植入我的血脉思念是条河故乡是个梦儿时的故乡早已消失在记忆里原来桂树深植在每一个思乡的梦里原来嫦娥玉兔翩然炫舞在月圆的夜色间吴刚伐木的声音击碎了老屋屋檐下清纯的记忆月缺月圆的历程苍白的惦念月光下悠久绵长的童话牵挂出父母苍白的双鬓父母依旧陪伴身旁月儿依旧圆缺我依旧在在都市繁华间浪迹月儿有多远思念就有多长思念父母为我编织的众多琐碎的快乐思念儿时故乡那不灭的牵挂嫦娥啊!伴我唱着那首思念的歌在月圆之夜圆了我思念的梦境梦里梦外一片皎洁遥远的童话是飘荡在我生命中一首无邪的歌

水,长流,流向您住过的地方。风,又吹,吹过您芳草凄凄的坟头。思念,不止啊!如今河岸依然绿草茵茵,您在那头,可否听见我儿时您棒捶衣服的响亮的敲击声?如今,坟头长满野草,您可否听见我声声低诉,看见我默默地流泪?

再紧,也握不住

将我的思念

在水的一方,谁的有偿的歌声,隔岸踏浪而来?一群烦躁的蝉,在命运的枝头,敛翅息声。眼睛多情,成两片绿叶,在长长的睫毛里,煽动微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回忆漫过我心头,如暖流,似细雨,又仿佛那条亘古不变的河流。当我还未满五岁,您总是用箩筐背着我,肩挑两箩筐衣服,来到那青青草地上,河水从身旁缓缓流过,鱼儿不时游上水面,吐着泡泡,空气清新,青草的味道,至今我也无法忘记。

水的思念,丝丝

描成一艘布满星辰的小船

风起处,一头黑发,也飘成绿叶,自浑圆的肩头,纷纷扬扬。这时,你双手抱膝,悬一绺嫩绿,直抵思念之岸。抱住一个少女的梦,在小憩的片刻,熟成夏天……

您放下箩筐,让我坐在草地上玩耍。那时,我仿佛是个呆瓜,细细的观察着我的母亲:一头长长的黑发,辫子又长又粗,于是,我便伸手去拉她乌黑的辫子。母亲的辫子好长,长及腰间;母亲的辫子好黑,像家里的黑芝麻;母亲的辫子好柔软,就像家里的棉被。母亲蹲在草地上,将衣服一件件过水,一件件有力而有节奏地捶打。我拔一棵青草,青草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我不紧不慢地吮吸,味道好似我们往日喝的清凉的井水,好甜好甜,只是多了一份泥土的气息。

滑过柔的指尖

在一个寂静如水的夜晚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母亲的背影,那样娇美,那样动人,充满女性的温柔与活力,我细细地瞧着她背影,走路的时候,是笔挺的,来到河边,弯下腰,才发觉,她的背部,曲线相当完美,就像那吹弯了腰儿的青青小草,充满律动感。洗衣时,她的手臂在动,背部一颤一颤的,那背部的曲线,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流动着,她那黝黑的辫子,也跟着有节奏地舞动,好像在跳着春风吹动柳枝条的舞蹈。

一头是企盼

悄悄地划进你的梦境

又是一年春天,我又长大了一岁,母亲那宽厚的大手,拉着我的小手,唱着美丽乡村的童谣,向河边走去。青青草地,又是一年的新绿。嫩嫩的,闪着青色的光泽,一大片,一大片,铺满整个河岸。远远望去,像仙女编织过的绿色毯子。

一头是思念

诉说天荒地老的离别

清晨,母亲带我来这里洗澡。母亲是女人,当然不敢脱光衣服在河里洗澡,只好绕起裤脚,拉掉发绳,在河里洗脚洗头。母亲的皮肤好白,虽然她是个劳动妇女,可是不知为何,她的肌肤还像是玉石一样的洁白无暇。只是,母亲的手,早早地开始裂了口,深深的裂痕,时常折磨着她,有时痛得她直叫。她的脚,早已不是少女时期光滑鲜嫩的脚了,脚指甲满是黑色的污垢,裂了一个个口子,也有着深深的裂痕,血经常在裂痕里流出,可是作为一名农村妇女,这是常有的事。她的伤口,没人管,没人痛,没有人爱。

倩影成蝶

天边的晚霞绚丽而灿烂

母亲的头发,像瀑布一样散开。母亲的头发又长了,此时,已长至大腿的中间部位。那一身头发,恐怕是母亲身上唯一的宝。有好几次,她都想将它们剪下来,可又舍不得。母亲一生,对身体的其它部位,并不怎么爱护,总是要做家务,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哪还有功夫保养自己的皮肤。可唯独这一头长发,她不肯剪掉。长大了才知道,母亲身上,其实也还深深地眷恋着女人独有的长发心结。

思念成花

将太阳的头慢慢压向地平线

母亲将我的衣服脱掉,把我放进河里洗澡。春天,昨暖还寒。皮肤刚接触到水面,冻得我一阵颤抖。我欲要起身上岸,母亲却又把我推进河中。“娘,好冷。”“不怕,有我陪着你。”渐渐地,我发觉,其实,这河里有许多有趣的地方:我家的三只鸭子悠哉游哉地在河里玩耍。一会儿用长长的嘴捋捋洁白的毛,一会儿伸长脖子欢快叫个不停,一会儿将头伸进河里抓鱼吃。不时,母亲将河水泼到我脸上,我又将水向她泼去,这样一来一回,我渐渐忘却了冷,我与母亲的笑声,不时回荡在山间。

翩翩,漾起的涟漪

我的牵挂随夜色破空而出

夏天,母亲带着我来到河边挑水。我拿着小桶,母亲单肩挑着两个桶。母亲的动作很是利萦,两个桶,同时往河里放,母亲一用力,两个桶同时就挑满了水。母亲很轻松地就来回十几趟,而我,常常偷懒,只挑小半桶水,挑累了,慢慢悠悠地躺在青草地里休息。此时,河岸边的草已疯长起来,绿得深沉,绿得生机勃勃,绿得色彩浓重,正午的太阳,热辣辣的,晒得人直冒汗。河水依然清凉,我脱了衣服,整个人浮在水面。清凉的河水,将我满身的燥热一洗而空。自己感觉热散了,全身从头至脚凉了个遍。那时,我已学会了游泳。一会儿钻到水底,触摸冰凉圆滑的石头;一会儿追着鸭子到处捣乱;一会儿追着鱼儿,想捉几条回去向母亲邀功,可我哪里是它们的对手,我的手还未碰到它们,它们就已经潜到水底去了。

被绣的色彩凝住

伫立在你帘影半开的窗口

有时,母亲上山砍柴的时候,会带着我,沿着河岸,去山上鸟语花香的地方。母亲在那儿努力砍柴,而我,负责将柴放入箩筐内。河水的上游,经过山的高处,那儿,我时常闻到花香。母亲一刀刀用力砍柴,而我,经常消失在她视线的尽头,去寻那花朵飘香的地方。经过大半小时的寻觅,终于得见花儿的真颜。啊,漫山遍野开满了鲜花。红的、白的、粉的、黄的、紫的,妖娆而热烈的开放着,知名的不名的野花野草,在那夏日时光的烂漫处,尽得天地灵气,淡淡花香,清香扑鼻,花不醉人人自醉。开得最多的是山茶花,一朵朵、一层层、一簇簇。一种色彩的华丽冲击着我的视觉。山茶花,花瓣鲜嫩,有白色、粉色、红色,远处望去,在清风的吹动下,在绿荫的簇拥间,仿佛它就是花中的皇后,地位显赫,却不高高在上,不高傲,深藏着一种朴素的高洁。我想,母亲就是那洁白的山茶花,美丽却不高傲,自尊自爱,高尚朴素。

穿过千年

看灯光下的玫瑰

水,长流,流进我心里;风,又吹,将我心中的花香吹得荡气回肠。思念啊,不止的思念!母亲,如今,我又回到了你身边,虽然再也看到您慈祥的模样,摸不到您浓密乌黑的长发,感受不到您满是裂痕的双手的温暖。那又如何?因为一切都已经深深深深烙在我心里。

抛进苏州湖园,荡涤

在蛙鼓虫鸣的舞台上轻轻摇曳

绿草,河水,我们在一起的点点回忆,凝聚成花香,在我心里永远芬芳。

湖畔嬉戏的天鹅含起

越过五月   石榴花还是相思的颜色

文:小健

拧成万千色彩的丝,撒落

绿油油的田野上    几只白鹭上下翻飞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成一幅画

细柳下一头黄牛在吃草

胜过《清明上河图》

那悠闲的神态站成一个思念的标签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思     没有距离

如一股淙淙流淌的山泉

你在上游掬一捧入口

我在下游掘一条灌渠

将它放进我渐渐干枯的心田

必威官网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