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无罪

今夜的南溪没有月亮

鲜艳的红唇

 破旧的公交车在铺满石子的路上颠簸异常,车厢里有昏暗的灯光,乘客们满脸漠然,凝望窗外。车子晃晃悠悠的开进站台,人们鱼贯下车。穿碎花棉布裙子的姑娘,有着海藻一样乌黑的长发和纤细的身体,她走在昏暗肮脏的街道上…车站里买小食品的老人,坐在惨淡的灯光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荒废多年的电影院已破败不堪,被卖成人用品的小店包围。前面“洗头店”的姑娘浓妆艳抹,神情木然的到处张望。初秋晚间的风已经很冷了,她依然穿着单薄的夏装。白底的棉布吊带裙,上面有浅浅的细碎小花。风吹起裙摆,她身上冰冷,脖子上却起了细小的汗珠。城市的橙黄路灯,光线柔和,却照不到路边无家可归的老人和流浪的狗狗。她小巧的鞋子走在青石路上发出“嗒、嗒”的声响,几个刚刚下工的农民工穿着污染的衣服和她擦身而过,纷纷回过头来看她,吹起口哨。他们被困在城市的钢金水泥间,欲望强烈而又一无所有。火车铁轨和住宅区之间隔着宽宽的绿化带,是灯光照不到的角落。她走进淡淡的黑暗中,仿佛是起了黑色的雾,有小虫在最后挣扎的鸣叫,有男人在黑暗中吸烟,还有冰冷的风吹过她的腿…远处是城市新的标志,大大的轮盘上闪着七色的灯光。看上去且那么朦胧,那么不真实。市场里的小贩已经收拾货品,准备回家吃饭。街道上堆满人们丢下的垃圾,烧焦树叶的味道从远处飘来。街上肮脏,迷乱,年轻的男孩一伙伙的蹲在路边抽烟,这让她想起自己年少时的样子。走进胡同,邻家的妇人对她指指点点,她视而不见。推开沉重的木头门,木制的转轴发出吱吱呀呀的生响。院子里洒满银色的月光,她象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看天空,月亮异常圆润明亮。又到秋天了,她想。
 

你走出了我的视线,却走不出我的思念

01

街道,灯光昏暗

必威官网,精致的面容

静谧的夜里,就着昏暗的灯光,往事一点一滴渗入浑身的细胞,或微微发笑,或怅然若失。

喜欢你没错,可爱错了人,彼此也就陌生了。谁还不是谁曾经路过的旅人呢,别争执了,那就放下好了,反正我们都无罪。

潮湿的空气在楼宇间漫延

暧昧的气息

往事岂能仅是一枕槐安,夜灯照亮来时的路,徜徉在回忆之中的,是过去,是现在,也会是我们的未来。

必威官网 1

黑色的电缆

淡淡的音乐

今夜,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在若即若离的黑暗中,是谁在思念你,你又在想着谁……

02

象腰带缠着丰满的骨盆

夜开始糜烂

小镇夜幕降临,灯光忽闪着点亮了昏暗。

夜的南溪是个魅惑的女人

沿着昏暗的街道漫步

住在灯光盏明高楼里的女孩,有点儿不特殊,正悄悄在月光下考虑着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她修长的腿跨过加油站

脚步轻轻

隔壁家的灯光也在继续忽闪着,那男孩的漆漆影子渗到粉刷得雪白的墙上。

和高中学的土地

不顾及路人 风

台灯自然盖不过楼下不远处灯红酒绿的繁闹夜市,或许它只是昏暗了些,小虫蹬蹬腿,犀利地看着这男孩。他仿佛看到它了,男孩扶了扶眼睛,温和地对着它微笑。“他可真像哈利·波特。”第一次看见他的人总是这么说。他就是很可爱,打眼一看就招邻里相亲喜欢。

在她的胯下有多少

以及灯光的哀伤

女孩看不惯男孩,却又必须看男孩,还是每天两面:太阳出门上班和月亮准备上班又塞车塞在门口。他们很多年就只重复着一句话:“Hi……”
“嗯……”。

诚服的男人不是心甘情愿

在寂静里聆听心跳 呼吸

03

为她撕拼

以及冷落许久的夜虫呢喃

这天晚上,男孩房间的灯光早早就落下了“帷幕”。

可我却无法接近

能清晰地感受到

因为这是周末。他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没有繁重的达标通关考卷,也没有永远不满意人的浮夸喧嚣。

她的裙,她的唇

夜宿的鸟儿的惊恐

关灯前,他照旧拨动了一下去年妈妈送给他16岁生日礼物——“中考倒计时一百天”模拟计划。

她胯下的每一道风景

五光十色的霓虹

他闭上了眼。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在黑暗里摸索着,摸索着将步子挪到桌前,轻巧地将“模拟计划”往回翻动了一页。

我只能透过昏暗的灯光

兴高采烈的广场舞大妈

04

躲在黑暗中偷望

以及月亮后面逐渐疏远的山的背影

周末异常愉快,女孩这个周只埋怨过5个“不讲理”的人,男孩这个周又交了5个朋友。男孩妈妈出门买菜碰到了女孩,女孩正在等着什么。

高高的墙,大大小小的窗

青草淡淡的清香

男孩妈妈看到了女孩,好像并不是因为女孩那永远斜竖着的倒八字眉,她盯着她。女孩似乎还没看到男孩妈妈,仍摆弄着她打底了三四层的眉毛。

在这里,没有一张属于我的床

多想伸出双手拥抱洒落的月辉

男孩妈妈也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毕竟儿子遗母。男孩妈妈张望了一小会儿,很快回过神来,低头埋见“带刺儿的黄瓜”便宜了,拿了袋子赶忙往里装,生怕慢一点儿这黄瓜就卖完了。

我徘徊在乡下

荡涤今夜心湖的澎湃

女孩也挑弄完她的美眉,东张西望地南瞅瞅北往往。忽然,她的视线落在了男孩妈妈身上,逗留了一会儿;她想尽力显示出自己的温文尔雅,于是,她走到了男孩妈妈面前,轻声细语道:“阿姨,您也来这儿买菜啊……”

背对着山

回到宁静 祥和

“是啊,媛媛,我刚刚看到你了,你好像在等人,我就没过去打扰你了。”

想象她多汁的乳房

回到起航的港湾

“嗯,阿姨……那……我先走了……”

该怎样讨好她

再次抚摸柔和的灯光

“行,你忙去吧。”

让子女在她的乳汁下成长

而不是钢筋水泥丛林里

“阿姨再见。”临走前,她还刻意地弯下身子朝男孩妈妈鞠了个躬。邻里相亲的小毛病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管怎么掩饰,男孩妈妈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噢!今夜南溪没有月亮

游荡的低吼

可女孩并没有这么想。

黑暗锁住了一个小男人的伤

夜的海一点点将我淹没

女孩深信,男孩妈妈一定看到她在那儿站着,故意不去打招呼。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没有灯光

04

没有想象

必威官网 2

只有梦里

她开始讨厌男孩妈妈。自然,与男孩妈妈有关的一切也都变成了罪孽:男孩妈妈放在阳台的花遮住了仅有的一点瑕疵,女孩的脸。所以在这之后,每当女孩经过男孩家楼下,都会不自觉的“啧啧”起来。

前夜开花

渐渐地,女孩毫无保留地带走了十几年对邻居男孩说的五千多声“嗯……”

后夜流浪

05

那楼在一点一点变昏暗,小镇睡着了。

女孩还没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她睡不着,她总是这样。她脑中又浮现了今天在学校和她吵过的男男女女。一想到这儿,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今天的她好像不太一样,她竟然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这些事。于是,她睡了。

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一个身着绿风衣的翩翩男子,戴了一个大概是八九十年代才会用的头盔,胯下驾着的是已到男子腰部的闪光摩托。

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隐隐约约糊摸到眼上的墨镜。“他该不会是来接我的吧……”她的妄想症又犯了,再加上花痴,她陷入梦境。

“擦擦,擦擦……”好像是树叶划过风霜,又仿佛是匆匆赶来的脚步声。

好奇心使人坚定的去做条件反射。她移开她自认为很美的两颗小眼睛,对着或许即将出现的人。

朦胧覆盖了迷惑的双眼,被风沙呛着的她又开始抱怨起来:“什么狗屁东西啊!妈的,老娘还以为是什么人呢!风真他妈的浪费我时间!”嘟哝嘟哝。

风沙持续着,丝毫没有减弱。

“嘿,女孩!”

有人在叫她。

她回过头来。望着绿风衣男子。绿风衣男子依旧瞪着地。

“What?”

弱不禁风的另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她好像有点儿迷糊。

相关文章